• 网赌靠谱正规平台

拜登政府为何寻求将《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延长5年?

关键词:拜登,政府,为何,寻求,将,《,参考消息,网,1月,

参考消息网1月26日报道 (文/刘品然) 1月21日,也是拜登就任美国总统的第二天,白宫宣布美方寻求将《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延长5年。 美俄两国元首2010年4月签署《新削减战略武器条

  • 参考消息网1月26日报道 (文/刘品然)

    1月21日,也是拜登就任美国总统的第二天,白宫宣布美方寻求将《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延长5年。

    美俄两国元首2010年4月签署《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条约于次年2月生效。该条约旨在限制两国部署的战略核弹头和运载工具数量,其中两国部署的战略核弹头限制在1550枚,运载工具(洲际弹道导弹、潜射弹道导弹和战略轰炸机)不超过700件。条约不涉及战术核武器,“部署的”是指处于随时发射状态的核弹头和运载工具,而处于后备状态的战略核弹头数量不受条约限制。

    在美俄《中导条约》2019年失效后,《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是这两个核超级大国间仅存的军控条约。条约将于今年2月5日到期,但条约有效期可在两国协商后至多延长5年,俄方此前多次表示愿意不设前提条件延长条约,特朗普政府则对此态度冷淡。

    美俄两国代表去年下半年就条约的延长问题展开数轮谈判,两国于去年10月提议将该条约延长一年,但双方并未敲定相关细节,条约的延期问题在特朗普败选后便再无进展。

    拜登政府就任后一改特朗普政府的政策,将条约延长5年涉及诸多因素和考量。首先,美方认可俄罗斯遵守这一条约,延长该条约能继续以可验证的方式对俄战略核力量加以限制。

    俄罗斯近年来研发了多种类型的战略武器,但包括负责军控事务的前助理国务卿弗兰克·罗斯在内的分析人士表示,俄罗斯新入列的“萨尔马特”重型洲际导弹和“先锋”高超音速导弹仍属于条约限制的武器系统,而俄正在研发的核动力无人潜航器以及核动力巡航导弹在数年内或难以入列,因此将条约延长5年可为双方就这些新武器系统进行讨论提供时间。

    美前驻俄大使亚历山大·弗什博还指出,美俄在核武器现代化上存在不对称周期,若条约失效,俄罗斯或将在未来数年内在战略上占据相对优势,而延长条约则能确保美国有效的核威慑。

    与之相关的是,该条约与美国核武器现代化项目之间存在一种脆弱的“共生关系”。一些分析人士还指出,该条约十年前之所以能获得共和党人支持并在参议院通过,一个重要原因是民主党人支持推进美国核武现代化项目,若条约短期内失效,民主党进步派议员或将对推进这一昂贵项目失去动力,而将条约延长五年将为推进该项目提供稳定环境。

    相类似的是,美国的盟友也希望美国在对俄核威慑的同时能展开对话。在特朗普政府频繁破坏国际军控体系后,拜登政府希望通过延长该条约,并在此基础上与俄方就其他新兴议题展开对话来向盟友和国际社会展现其对军控问题的承诺,维护同盟体系并重塑美国的信誉。

    除此之外,军控问题在美国已逐渐形成党派性立场。共和党人普遍认为军备控制自缚美国手脚,在没有束缚的情况下美国会赢得军备竞赛;而民主党人则认为美国在核武器以及其他军事领域拥有领先地位,推动军备控制能以较低成本维持其优势,延长该条约是民主党人的共识。

    值得一提的是,拜登本人长期以来关注和支持军控问题。冷战期间,拜登作为参议员曾赴苏联就美苏《第二阶段限制战略武器条约》(SALT II)《中导条约》进行谈判。拜登作为时任副总统在2011年积极推动参议院通过《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因此延长该条约是对这一外交遗产成果的继承。

    拜登就该条约延长5年的提议得到了军控界人士的欢迎,但共和党人和一些分析人士则提出质疑。共和党参议员、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詹姆斯·里施反对称,拜登政府本应寻求更短的延长期,而延长5年的提议将打消俄罗斯对后续谈判的动力。美国乔治城大学外交学院教授马修·克勒尼希也持同样的观点,拜登提名的副国务卿维多利亚·纽兰去年也刊文提出,该条约应延长1至2年,美俄双方利用这段时间就其他问题进行谈判。

    五角大楼21日表示将该条约延长至2026年会为两国探索新的军控协议提供时间和空间,然而要实现这一目标谈何容易。美国盯着俄罗斯大量部署的战术核武器以及其他研发中的武器系统,而俄罗斯也已表示未来的军控讨论要同时考虑进攻和防御系统,包括导弹防御系统。

    2020年11月17日,美军首次进行海基拦截洲际导弹测试,一艘具备反导能力的“宙斯盾”型驱逐舰发射一枚“标准-3 IIA”反导拦截弹将一枚洲际导弹靶弹摧毁,五角大楼称此次拦截测试具有里程碑意义,而一些分析人士则担心此举将使美俄未来的军控谈判更为复杂化。

    美俄在《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延期问题上达成一致会是两国紧张关系中的一个亮点,然而,鉴于双方在乌克兰、叙利亚、化学武器、网络安全等问题上的分歧难以弥合,美俄关系整体上在短期内很难出现实质性改观。

    拜登在去年总统选举前“点名”俄罗斯破坏美国安全与同盟体系,是美国当前最大的威胁。拜登提名的国务卿布林肯1月19日在国会听证时明确表示,拜登政府会利用包括制裁在内的政策工具确保俄罗斯为其行为付出代价。

    【延伸阅读】外媒:拜登政府有意将《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延长5年

    参考消息网1月22日报道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网站报道,美国总统拜登寻求再延长《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五年。

    报道援引路透社消息称,白宫新闻秘书普萨基当地时间21日说:“总统长久以来的立场明确,那就是《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关系到美国的国家安全利益。目前美俄正处于敌对关系,延长这项条约的理由更为充分。”美国与俄罗斯签署的这项军备控制协议将在2月5日到期。

    报道称,克里姆林宫发言人佩斯科夫日前表示,如果拜登政府有意延长《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俄罗斯表示欢迎。

    (2021-01-22 10:20:11)

    【延伸阅读】外媒:拜登与马克龙通话“修补关系”

    参考消息网1月26日报道 据外媒报道,美国总统拜登上任后致力于与盟国修复关系。

    据德国之声电台网站1月25日报道,24日,拜登与法国总统马克龙进行通话,承诺共同对抗新冠疫情、协助推动世界经济复苏。白宫表示,拜登也在谈话中强调将致力于加强跨大西洋(600558,股吧)伙伴关系,包括通过北约或美国与欧盟的伙伴关系。

    报道称,拜登就职总统后已陆续与加拿大、英国、墨西哥等国领导人通过电话。

    在拜登上任前,马克龙因打算对美国科技公司征“数字税”引发美国前总统特朗普不满,使得美国与法国的关系陷入紧张。

    另据美联社巴黎1月24日报道,与马克龙的通话,是自拜登就职以来两人首次进行对话,旨在修补受损的两国关系。拜登强调,他致力于通过北约和欧盟支撑跨大西洋伙伴关系。马克龙则承诺决心与美国一道开展工作。

    报道称,在特朗普贯彻“美国优先”主张四年后,新任总统拜登和法国领导人就开展国际合作应对气候变化、新冠疫情以及与伊朗谈判等问题的重要性取得了一致。

    但马克龙的办公室也表示,两人不会回避棘手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法国正在推动对谷歌或亚马逊等美国科技巨头征税,此事导致美法在特朗普任内发生持续至今的贸易争端。

    而对飞机制造商波音公司和总部设在法国的空中客车公司实施补贴的问题,也引发美国和欧盟采取针锋相对的加征关税举措。

    马克龙强调了在世界卫生组织框架内开展合作的重要性,以帮助确保向穷国分发疫苗。

    白宫发布的一份声明称,拜登同意与法国在中国、中东和俄罗斯等问题上开展合作。

    (2021-01-26 09:02:30)

    【延伸阅读】印媒:拜登将长期受特朗普遗产困扰

    参考消息网1月25日报道 《印度教徒报》网站1月21日发表文章《特朗普主义的深远影响》,作者是印度观察家研究基金会研究事务主管、英国伦敦大学国王学院国际关系学教授哈什·潘特。全文摘编如下:

    随着美国准备从动荡的唐纳德·特朗普时代过渡到许多人所希望的更从容、更严肃的乔·拜登总统任期,人们对未来挑战的不安不亚于对即将发生变化的预感。不过,尽管政客们常常可以用诗歌进行竞选活动,他们却必须用散文进行治理,并实时回应当今政策问题。

    国际环境发生变化

    拜登既不会完全与前任割席,也不会从头开始提出政策选项。他将不得不对特朗普已经改变的美国——不管是好是坏——作出回应。他将面临一个最近几年里也发生了变化的国际环境。国际环境之所以发生变化,部分原因是特朗普的政策选择,部分原因是战略现实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演变。

    在国内,拜登的任务是与特朗普的支持者接触。这些支持者中的大多数人仍然认为,新总统并非通过公平方式当选。这样一个持续存在的支持特朗普的群众基础,将限制拜登引入他可能希望在上任伊始完成的改革议程的能力。从政治上讲,这将使从美国政治的中间地带进行治理变得更加困难。

    这也将对拜登的外交政策方针产生严重影响。拜登在其一系列外交政策声明中回顾了奥巴马时代的政策,这并不令人感到意外。但世界已经向前发展,而奥巴马时代的模式能否在一个从根本上被后奥巴马时代的力量——特朗普只是其中之一——所扰乱的世界奏效,这还不那么显而易见。

    拜登有着雄心勃勃的恢复性议程。他希望美国重新加入多边机构,与盟友和伙伴密切合作,并加强美国的国内能力。他是否有足够的空间来处理这些还有待观察。

    伊核协议难以恢复

    最近在一次有意思的干预中,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警告,拜登政府不应重返2015年达成的伊朗核协议,因为这可能引发西亚的军备竞赛。他的论点很简单:随着伊朗核能力增强以及《亚伯拉罕协议》带来新的机会窗口,今天的西亚已经不像2015年那样了。以色列和逊尼派阿拉伯国家在伊朗威胁面前趋同,导致了一个对该地区未来具有深远影响的新轴心的形成。因此,虽然拜登可能希望恢复旧的《联合全面行动计划》(即《关于伊朗核计划的全面协议》),但其他利益攸关方表示它们对此不感兴趣。阿联酋驻华盛顿大使也警告不要重启《联合全面行动计划》,认为美国在2015年的协议中忽视了西亚伙伴国的担忧。

    作为气候变化《巴黎协定》的重要支持者,拜登重中之重的一项任务是让美国重新加入《巴黎协定》。但除此之外,他使美国环境政策发生重大转变的能力将由于民主党在美国参议院没有相当的多数席位而受限;他所在政党内部的进步派民主党人和温和派民主党人之间也可能存在严重分歧。

    拜登还表示,希望改革世界贸易组织,并任命世贸组织上诉机构成员。但鉴于新的力量均势和非西方国家的影响力日益增长,这将是很难实现的。加强多边主义无论多么有吸引力,在美国和世界新的政治环境下都不容易实现。

    施展空间严重受限

    虽然很多人都在谈论扩大跨大西洋伙伴关系,但各国能在多大程度上在贸易和技术问题上协调针对中国的行动,这仍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就在拜登的团队对欧盟与中国的投资协定表达了保留意见、他的国家安全顾问杰克·沙利文呼吁“就我们对中国经济做法的共同关切与我们的欧洲伙伴进行初步磋商”之时,欧盟却似乎匆忙地继续行动,并与中国达成了协定。

    拜登认识到这一挑战,已经表示他不打算在特朗普时代的关税结构问题上“立即采取任何行动”。

    即使在执政的最后几天,特朗普也没有在加大对华施压上手软。他继续将中国企业列入禁止进入美国市场的黑名单,在西藏和台湾等关键问题上采取新的政策措施。

    特朗普的这些举动严重限制了拜登的施展空间——他要么继续特朗普时代的政策,要么因为对中国态度软弱而面临政治上的强烈反应。特朗普的遗产将在他离开白宫很久以后继续困扰拜登。尽管拜登说了这么多,他今后四年可能会致力于在国内外摆脱特朗普的影响。

    (2021-01-25 13:26:36)

发表时间:2021-02-19 | 评论 () | 复制本页地址 | 打印

相关文章